蔷薇

不吃糖就会死的西伯利亚森林猫
各种杂食
欢迎勾搭(¦3[▓▓]

是宝石pa自设……


水晶硅酸钠是基友的人设,具体画完再说吧……

啊,要死了要死了

摸鱼……
私心的ooc小芥川

没有题目的胡思乱想产物

「无题」
只是狮子嘉x神使丹的小故事
有一(hen)点(duo)私设 
ooc有(很多)。
能喜欢的话就太好了(土下座)




  “唉唉,螺丝好像睡着了!”

  “真的吗?哎呀终于等到了!”

  “螺丝真的好可怕啊……趁他睡着赶紧动手吧。”

  天界没有黑夜,永远是刺眼的白昼。

  阳光肆意地撒下来,柔化了院中休憩的金毛雄狮刚硬的棱角。

  脖子上的一圈鬃毛轻轻上下起伏着,嘉德罗斯正享受着午后的日光浴,如果没有附近那些小天使们的窃窃私语声就更完美了。

  右侧传来小脚踩在草地上的沙沙声,嘉德罗斯感觉到一个天使正在靠近。

  愚蠢的渣渣们,竟敢来打扰本王午休。他这样想着,半睁开金色的双眸,朝着双腿打战的小天使发出危险的低吼。

  “呜哇啊!!!”小天使受了惊吓,翅膀都忘记了怎么扇,丢下剪子迈动小短腿飞速逃离,没跑两步就撞到另一个人怀里。

  “小心点。”

  格瑞扶着小家伙让他站稳,而后直起了身子。

  “格,格格瑞大人!”小天使反应过来,连忙鞠躬道歉,“冒犯您了!”

  “没事。”摆了摆手让小天使离开,格瑞从怀里拎出一只小金狮,放在地上。

  嘉德罗斯早就注意到一神一狮的存在,站起来抖了抖毛。

  “我和格瑞来给丹尼尔大人送点东西……”

  名为"金"的小狮子局促地用左爪踩踩右爪,想了想又补充道:“你不许和格瑞打架哦,我们是来办正事的!”

  
  嘉德罗斯回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随你。”

  金高兴地跑回格瑞腿边蹭来蹭去,咪咪呜呜地哼叫,后者于是把手中的包裹放在了地上,而后离开。

  看到趴在远去的格瑞肩上不住向自己挥爪子的渣渣,嘉德罗斯不忍直视地偏过了头。

  一点都没有身为王族的自觉,当自己是家猫吗?

  离开嘉德罗斯攻击范围的两人:
嗝瑞:教我狮语吧,金
金:(偏头:为啥?)
嗝瑞:(听不懂老婆和别的男(?)人说什么的感觉一点都不好)……没什么
金:???
  

  真是的,那家伙还挺受人欢迎的。

  嘉德罗斯叼着包裹上的结,慢悠悠地穿过长廊,在众天使恐惧的目光中进入了神使丹尼尔大人的房间。

  庭院里传出一片如释重负的叹气声。

——————————

  虽说天界不分日夜,但黑暗总是无处不在。

  丹尼尔的房间里就暗的很,仅有的一扇窗户被厚实的窗帘永久的遮挡住了。

  在黑夜里嘉德罗斯能看得更清楚,一双金瞳莹莹发光。

  房间中央黑色的的天鹅绒大床上陷着一个人,银白的半长发散落在枕上,代表身份的光圈在距额发不到一寸的地方静静地悬着。

  男人的腰际松松垮垮缠着几圈布料,一指宽的带子末端拖在了地上。

  连带着伸出床际的,还有一只骨节分明的手。

  嘉德罗斯走过去,将包裹放在地上。

  一只爪子搭上床沿,他直起半个身子朝丹尼尔不耐烦地吐了口热气。

  轻轻阖着的眼帘并未睁开,丹尼尔伸手揉了揉雄狮浓密的鬃毛。

  “……我猜一猜,格瑞来过了?”

  男人睁开了眼。同样是金色的双眸,丹尼尔的更显平静和深邃。

  嘉德罗斯收回爪子,一只手比他更快地取走了地上的包裹。

  不满的哼哼了几声,嘉德罗斯也不去看他,径直卧在了松软的地毯上。

  他早就闻到了,包裹里是一堆充满灵气的食物。嘉德罗斯并不稀罕,他只喜欢自己饲主的鲜血。

  头顶传来轻拍床铺的声音,随后丹尼尔的声音传来。

  “过来,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舔了舔嘴,回忆起血的甘甜味道。

  慢悠悠直起身,后腿一用力跃上了床,刚好把神使大人压在身下。

  丹尼尔支着手肘,瘦削的上身靠在靠枕上,轻轻笑了一声。

  “别急。”男人说。

  然后他就开始拆那个包裹,丝毫没有喂食的意思。

  嘉德罗斯最讨厌饲主的不温不火,他凑到丹尼尔颈间舔舐,尖锐的牙蹭过血管。

  丹尼尔按住那颗拱来拱去的大脑袋,推了推他的肩胛。

  嘉德罗斯朝他低吼了一声。

  “我要吃点东西……”丹尼尔失笑,把食盒举起一点来。

  下一秒,嘴里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块什么东西。

  软糯甜腻的外皮里包裹着动物的血块,嘉德罗斯将它咬碎咽了下去。

  抬起头,看见丹尼尔抱着食盒笑,眉眼弯弯的看着他。

  “是格瑞新发明的食物?他应该就是用这个来喂金的吧。”

  嘉德罗斯和金是鬼狐天冲“研制”出来的产物,他们落入各自饲主手中时都还是一颗蛋。

  两颗蛋都是黑黄相间,丹尼尔选了条状花纹的那只,格瑞则要了另一只箭头花纹的。

  金和嘉德罗斯都很聪明,但是金活泼开朗,粘人得像只家养的猫咪;嘉德罗斯暴戾凶残,王者的魄力和气势在他身上一览无余。

  区别当然不仅仅这些。最大的区别便是,他们都必须靠饲主的鲜血为生,金太过善良,善良到甚至不愿去伤害格瑞,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伤口;嘉德罗斯则是肆意索取,只要他想,完全可以毫不留情地咬向饲主的脖颈。

  于是格瑞只能想方设法把自己或其他动物的血加进各种食物中哄着金吃下去,丹尼尔则毫不担心,任由嘉德罗斯进食或者出去乱跑。

  这种情况也造成了同时出壳的两只小家伙,在一段时间后有了猫咪和巨狮的体型差别。

  嘉德罗斯看着丹尼尔捻起一块哈密瓜送进嘴里,腮帮子鼓动两下,喉结一滑咽了下去。

  莫名的烦躁。

  食盒被打翻在地,丹尼尔叹了口气,顺从地仰起头,露出脖子上青色的血管。

  雄狮的尖牙毫不留情刺破了白瓷一样的皮肤。

————————————

  嘉德罗斯睡了一觉,只是这一觉似乎比往日要长的多。

  他环顾四周,那些平日里恬燥无比的小天使们都没了踪影。他推开丹尼尔房间的门,惊异地发现男人并不在室内。那张天鹅绒大床上空空荡荡,衣柜的门却开着。

  床边被他打翻的食盒早不见了。

  嘉德罗斯耳朵一动,听到远处传来的哭声。

  金在哭,那些小天使们也在哭。

  他循着声音找过去,看见一大群人围在一起。

  他认识的都在,比如哭个不停的金和他身旁默不作声的格瑞;比如平日里总是打个不停的安迷修和雷狮;比如那群总是试图剪它毛的小天使们;

  比如中间那个透明方盒子里躺着的丹尼尔。

  嘉德罗斯走过去,身边的人因惧怕为他让开一条路。

  他没有理会他们,径直来到那个方盒子前。

  他看见丹尼尔躺在里面睡着了。

  他还看见,丹尼尔头顶本就不怎么亮的光圈彻底暗淡下来了。

  他抬起头,向格瑞发出一声怒吼。

  格瑞抱着金,比了一个口型。

  他说:“丹尼尔大人不会再醒了。”

  后来?后来嘉德罗斯只记得,当那个方盒子不断下沉时,自己跟着跳了下去。

————————————

  “再然后呢?”银发的男人捻起一块哈密瓜送进嘴里,笑意盈盈。

  再后来嘉德罗斯学会了很多,也懂得了很多。

  他知道了所谓“神的堕落”,也理解了何为“死亡”。

  他明白了自己对不知几万年前饲主的莫名其妙的悸动。

  “那么,第一号参赛者。你和我说了这么多,最终目的是?”

  丹尼尔的金眸反射着狡黠的光。

  “我要得到你。”

  “我喜欢,有梦想的参赛者。”

  丹尼尔弯下腰身,在他耳边吹了口气:

  “证明给我看吧,嘉德罗斯?

  我还真是,迫不及待了。”

                      ——————THE END



非常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   /  \)